當前位置 首頁 >> 履行職能 >> 建言獻策 >> 正文
關于樹立正確的成才觀,大力發展職業教育的建議
2018年3月7日
    

黃震

(全國政協委員、民進中央副主席、民進上海市委主委、上海交通大學副校長)

  我國的教育有一個怪圈,在許多人看來,人才就是學歷,學歷越高,人才越拔尖。上大學、上名牌大學成了“華山一條路”,千軍萬馬過“高考”這座獨木橋。從幼兒園開始,就不能輸在起跑線,家長帶著孩子到處補課,學校不斷給學生加壓,布置超重課業,過重的學業負擔不僅損害了青少年的身心健康,而且嚴重扼殺了青少年的個性愛好、興趣特長和創造能力。同時我們的院校忙著升級,中專升大專,大專升本科,重學術人才培養,輕技術技能人才培養。

  一邊是行政命令一道重于一道,社會呼聲也一浪高過一浪;人大、政協會議上年年呼吁,“減負”還是減不下來。而另一邊是大學生、碩士、博士找工難,而企業找不到高級技工,畢業生與市場需求嚴重脫節。我們的成才觀和教育理念出了問題,應該反思。

  現代社會一個重要特點是從學歷社會走向資格社會,據有人統計,華盛頓郵報一天登載的900多個招工廣告中,79%要求要有技術資格證書,而對本科學歷有要求的只有6%,對碩士學歷要求的工作崗位僅占2%。在德國每年有70%的初中畢業生放棄讀高中繼而讀大學的道路,直接進入職業學校。德國的職業教育為學生的個性發展提供了相當多的可能性,在德國受過良好培訓的手工業者和技術工人與教師、工程師一樣受到社會的尊敬。德國技工工資高于全國平均工資,技校畢業生的工資許多比大學畢業生的工資高。這里除了就業的因素外,更重要的是與德國人的人才觀有關。德國制造之所以享譽全球,關鍵是德國從制度設計上政府對職業教育的大量投入和全社會對技工的尊重,造就了一大批技術精湛“工匠”。

  與發達國家相比,我國目前的勞動技能水準尚無法形成有效競爭力。特別是我國正面臨產業結構調整,高新技術產業和現代服務業發展,十分缺乏高級技能人才。2014年國務院印發了《關于發展現代職業教育的決定》,教育部、發改委等六部委制訂了《現代職業教育體系建設規劃(2014-2020)》,但我國職業教育社會吸引力不強、發展理念相對落后、基本制度不健全等問題依然存在,高素質的一線技術工人的短缺,已成為阻礙我國產業發展、現代化強國建設的瓶頸。為此建議:

  1.首先要在全社會轉變成才觀念,全社會要大力宣傳“條條大路通羅馬”“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狀元”的成才觀,每個人所做的事情不過是分工不同而已,無論是教師、醫生、企業家、工程師還是技工,他們僅僅是職業之別,不存在尊卑貴賤。大力弘揚“行行建功、處處立業”的擇業觀。媒體不能整天宣傳“白領”“銀領”“金領”,追捧影星、歌星、球星,應更多宣傳平凡崗位的勞動者和他們的成才故事。

  2.要轉變教育觀念,教育就是要為各種不同潛能的學生提供最大限度開發自己才能的機會,提倡“適合的就是最好的”的成才觀,多培養對社會有用的人才,并在教育制度上加以落實。

  3.在人事、勞動、分配制度和社會評價體系上,要努力營造一個有利于高技能人才培養和各行各業人才成長的環境和土壤。建立“國家資格框架”,把基于認知的學歷資格證書與基于技能的職業資格證書加以融合,實現職業教育與普通教育的等值;提高一線勞動者地位待遇,鼓勵用人單位建立高技能人才特殊崗位津貼制度;提高各類表彰獎勵中一線勞動者的比例。在國家高層次人才特殊支持計劃(國家萬人計劃)和國家百千萬人才工程計劃增加高技能人才類別,給予特殊獎勵支持。加速我們的社會從學歷社會向資格社會的轉型。

  4.加快修訂完善1996年頒布的《職業教育法》,牢固確立職業教育在國家人才培養體系中的重要位置,依法確立現代職業教育體系基本架構,明確各級政府的職責,規范職業院校、行業、企業等主體的權利、責任和義務。各級政府應將職業教育納入產業和經濟發展規劃,加強職業教育布局結構、基本建設、專業建設和教師隊伍建設規劃,超前布局培養新興產業的高技能人才,加大對職業教育的投入。

  這樣才能形成一個多元、社會分工合理、發展和諧的現代社會。從根本解決當前千軍萬馬過獨木橋教育困境,使我國的教育健康發展,為建設人力資源強國和創新型國家提供有力的人才支撐。

河南十一选五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