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精彩專題 >> 期刊選讀 >> 《上海民進》 >> 2014年第四季度 >> 正文
“看到臺下的年輕人,說不出多開心”
2015年6月11日
    

——訪民進上海文廣集團委員會副主委、上海評彈團副團長徐惠新

  那是一個夏天的傍晚,徐惠新和搭檔帶著長衫、旗袍、琵琶、三弦、折扇,來到了位于莫干山路50號的“半度雨棚”。

  徐惠新是評彈界的“角兒”,國家一級演員,上海評彈團副團長,民進上海市第十五屆委員會常委,民進上海文廣集團委員會副主委,政協上海市第十、十一屆委員會委員,第六屆上海市青聯委員,中國曲協會員,上海曲協理事,上海書法家協會會員。

  他雖人過中年,但仍對“提高業務”孜孜以求,樂此不疲,并在這樣的過程中體會到發自內心的快樂。

  2012年下半年以來,他更是開心,因為開拓了新“業務”:一些從未聽過評彈的年輕人喜歡上了他的評彈。這年頭,持續保持“業績增長”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更何況這年頭,評彈業可是“不景氣行業”。在一片低迷中,徐惠新和他的搭檔們卻能過得有滋有味,你好奇嗎?

  被陌生電話邀請去“半度雨棚”演評彈

  2012年9月中旬,徐惠新和評彈搭檔周紅接到了一個陌生的電話,邀請他們去“半度雨棚”演出。

  “半度雨棚”是啥地方?他們上網一查,感覺這個地方挺有意思。“半度雨棚”原來是一個既傳統又前衛的音樂工作室,定期舉行古箏、琵琶、古琴等各種傳統器樂的演奏會,而且水準頗高。這個音樂工作室藝術總監劉星精通中阮,而中阮正是評彈樂器之一,只是現在用得很少。

  更吸引徐惠新的是,“半度雨棚”在莫干山路50號那個地處蘇州河邊被稱為M50創意園區內,上海有名的畫廊區,藝術活動活躍。他當時就想,“半度雨棚”演奏會擁有許多年輕聽眾——這正是一直在等待的場所嗎?!

  身為上海評彈團副團長的徐惠新對自家行當的的現狀深有感觸。

  蘇州評彈已被列入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產。這個榮譽的另一層意思是,它已變得老邁,處境艱難,正在漸漸淡出人們的生活。

  有市民曾在網上寫道:“上海是一個逐漸老齡化的城市,包括京劇、越劇在內的許多傳統藝術,觀眾、聽眾都有老齡化的傾向,但少有像評彈這樣嚴重的。演出環境太差,差到年輕人不好意思走進書場。評彈演員真窮、真苦。更多演員轉行,經濟原因顯然是最主要的。”

  其實,徐惠新的日子還是不錯的,不用擔心票房,無需為生計趕場,但很在乎“現場感覺”。“以前的觀眾會對演員提要求,演員從聽眾那里能得到理解、信心和批評,臺上臺上有種相通的感覺,很過癮。現在么,要么不來聽,要來(聽)阿狗阿貓才好咯(蘇州話,意思是什么演員都覺得好——作者注)。”

  為評彈演出尋找新空間,把聽眾定位在年輕人

  2008年,徐惠新和搭檔應邀去臺灣演出。在西門汀劇場演了五天的《秋海棠》。起初,徐惠新有些擔心,同時段PK的是相聲,且那邊的節目相對固定,而正宗的評彈就像連續劇,每天的內容是不同而連貫的。但他們沒想到,《秋海棠》反映異常熱烈。大部分聽眾雖是第一次聽評彈,但聽得津津有味,他們事先精心準備的字幕很讓聽眾們享受了一番。“演出結束后,一位電視劇導演跑過來和我們說,你們評彈有戲劇、電影,有小說,有江南的自彈自唱,有蘇州的那種小曲,還有布萊希特的戲劇觀念,評彈是一個綜合體,真的很豐富。”徐惠新回憶道,“布萊希特是著名的德國戲劇家與詩人,布萊希特戲劇是20世紀德國戲劇的一個重要學派,對世界戲劇發生著很大影響。人家第一次聽,說得那么準確、專業,我們心里很感動。”

  這次赴臺演出,徐惠新觸動很大:不是說評彈沒落了嗎,為什么這次大受歡迎?他們明明沒有聽過評彈,為什么一聽就懂,而且“懂”得很到位?難道上海沒有這樣的聽眾?

  從臺灣回來以后,盡管這一連串的問題還沒有答案,但徐惠新堅定了一個信念:回到上海以后,必須尋找新的演出空間,把年輕人這個群體作為聽眾對象,而且要緊緊地鎖定住。

  這個地方,我們一定要去試試看

  在了解了“半度雨棚”的基本情況后,徐惠新和搭檔一致決定:這個地方,我們一定要去試試看。

  這天他們來“試演”,徐惠新和搭檔準備了《秋海棠》中的兩段。《秋海棠》是民進前輩、現代著名作家秦瘦鷗的代表作,講述了民國軍閥混戰時期京劇名旦秋海棠和軍閥姨太太羅湘漪的愛情悲劇,1941至1942年在《申報》連載,引起轟動。接著改編成滬劇、話劇,盛況空前,成為當時的“票房神話”。其風靡程度,不亞于今天的《北平無戰事》等熱播電視劇。

  徐惠新和搭檔說完了40分鐘的《秋海棠》上半段《義薄云天》,“半度雨棚”藝術總監劉星走了過來,客氣地商量:下半段能不能只唱、不說?我是東北人,啥也沒聽懂。

  “半度雨棚”演奏會的穩定聽眾以年輕人居多,很多是“新上海人”,別說蘇白,就是上海話也聽不太懂。而之前,“半度雨棚”舉辦過兩三次的評彈演出,都以彈唱為主,《妝臺報喜》、《鶯鶯操弄》……一個晚上十多段評彈的經典開篇,聽眾感覺不錯,挺喜歡的。

  徐惠新不同意。他認為,如果專門要唱,你不用叫我們來。“能唱的人很多,只是唱的好不好而已。”徐惠新堅持要說書,“我們再說半回,你聽聽看。”

  徐惠新不無感慨地說:評彈本講究說、噱、彈、唱,就像那位臺灣導演說的,是一個綜合體,聽眾能享受到跌宕起伏的故事、豐富曲折的人物內心世界,細膩動人的彈唱,以及開懷一樂的“噱頭”、老辣的點評,但因為近年來評彈萎靡不振,進書場的人越來越少,知道“正宗評彈”的人也越來越少。而旅游景點的評彈表演,因面對的是游客聽眾,故多選好聽易懂的小段開篇唱詞。久而久之,評彈的面貌大為走形,

  原本只是為了靜場的“開篇”居然成了“主角”。在許多人心目中,評彈只剩下了“彈唱”,變成了琵琶和演唱的“演唱音樂”。

  年輕人把聽評彈當看美劇,真是一種享受

  有了這段經歷,徐惠新很看重“半度雨棚”的邀請,同時也很清楚通過這個平臺要做什么,“我們要讓年輕人看到完整的評彈,也很想看看上海的年輕人對這樣的評彈到底喜歡不喜歡。”

  《評彈·秋海棠》專場終于在“半度雨棚”正式開演了。

  “那天,我們在臺上向下一看,五六十個,全是年輕人。”徐惠新回想起來,高興之情溢于言表,“結果,觀眾反映很好。我們在臺上也有感覺,把他們(觀眾)都緊緊地抓住了。”

  四個月后,叫座的《秋海棠》還沒演完,就有年輕的聽眾對徐惠新說:“徐老師,我現在知道了,評彈其實就是美劇,真是一種享受啊!”

  “每次看到臺下的年輕人,說不出多開心。我希望這個陣地一直有這樣的好氛圍,演員在延續,觀眾也在延續,這樣一來,它就是星星之火。”徐惠新說。

河南十一选五10